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非行者 > 影响非洲的女政治家的故事

影响非洲的女政治家的故事

我小的时候很喜欢看《世界知识画报》,因为我爸喜欢,他每年都去邮局预订全年的12本,相比我爸订的其它杂志如《民间文学》等,印刷精美、图文并茂的《世界知识画报》真是颜值与内涵并存,每本我都不止翻看一遍两遍三遍。

接触世界,这本杂志给我打开了第一扇大门,非洲,也就是那个时候走进了我的视野。

红泥人、在下嘴唇装入盘子的部落人、戴铁环的长颈人,那时我眼中的非洲就是稀奇、古怪的装扮,以及给人带来痛苦的习俗,尤其是对于非洲女性来说,我看到的更多的是无奈和隐忍。

然而,走进非洲这片大陆以后,我才发现,显然之前我对非洲的认识真是连片面也不及,所知根本就只有多面非洲中的几个点而已,对于非洲女性的认识和理解更是充满了自以为是的想象。

在我走过的非洲国家里,勤劳持家、温顺简朴的非洲妈妈在今天的非洲依然很多,许多地方都能看见身着传统服装的非洲妇女,或在田间劳作、或坐在门前用一双巧手编织手工艺品,她们一边操持家务,一边看着身边的四五个孩子在屋前追逐打闹,眼前的一切就是全世界。

但越来越多的女性已经走出家门,接受高等教育、有工作、有社交、有职位、有冲劲以、有战斗力,更有在许多领域已成翘楚的,透过她们,可以看到今日真实的非洲。

我本人对政治无感,总觉得从政是一件非常烧脑的事,但今日的非洲女性,却是非洲政坛上重要的力量。比如,卢旺达议会中女性议员占比达64%,她们身居要职,影响国家决策;博茨瓦纳投资、贸易与工业部的女部长Bogolo Kenewendo ,今年才31岁。

 

(卢旺达议会)

而在从政的这些非洲女性中,有的还极富故事性。

比如极具争议的津巴布韦前总统穆加贝的夫人格蕾丝·穆加贝(Grace Mugabe)。

她是穆加贝的第二任妻子,出生于1965年,比穆加贝年轻41岁,据说还是小三上位的,从打字员变成了第一夫人,公众对她的评价是喜好购物、挥霍,还有爆脾气。

她出手阔绰,包包、豪车买买买眼都不眨,更在马来西亚等地购买了房产。

她霸道凶悍,赴南非开会期间冲到酒店用插线板打伤嫩模,只因她认为嫩模带坏她的两个儿子,打人以后因有“外交豁免权”,安然无事离境回国。

她热衷政治,曾高调宣称,已经准备好了要接替穆加贝,成为新一任总统。

2017年,津巴布韦发生“不流血的和平权力交接”,执政党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发表的声明称“被妻子利用的老人被扣留了”, 可见她的言行已经被认为对国家产生威胁,让军方忍不住出手。

此次政治动荡后,20171119日,格蕾丝被执政党开除了党籍,21日穆加贝辞职,格蕾丝的第一夫人头衔也至此终结。

不过,她真的会就此安心过上退休老干部喝茶遛鸟的生活吗,很难说。毕竟,她才53岁,这个年龄在非洲的政治人物中是非常年轻的,最年长的有她老公穆加贝93岁才辞职,目前还有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74岁依然在任,85岁的喀麦隆现任总统保罗·比亚已赢得连任,将再执政7年。虽然已被开除党籍,但权利欲望如此之强,强得都不愿意去掩盖一下的格蕾丝,谁知道她在想什么呢。

 

另一位非洲女性虽然与格蕾丝同样有着进取的心和不愿停下的脚步,但整体画风却与格蕾丝截然不同。

格拉萨·马谢尔(Graca Machel),生于1945年,从小接受良好的教育,毕业于里斯本大学,精通葡萄牙语、德语、法语、西班牙语和英语,光是这一串履历写出来就知她不是一般的非洲女性,甚至比许多非洲的女性领导人更耀眼。

她最广为人知的身份是南非前总统、人权斗士尼尔森·曼德拉的第三任妻子,1998年嫁给曼德拉时,其实已经是她第二次成为一个国家的第一夫人,在此之前,她曾经是莫桑比克的第一夫人。

格拉萨是到目前为止,全世界唯一一位担任过两个国家第一夫人的女性。

两度嫁与总统,与美貌无关,全因她的个人见识与才能。而且,格拉萨本人就与这两位总统一样,都是为着“人权”、“解放”而不懈抗争的战士。

她早期就参加了莫桑比克解放阵线,受过突击训练,是真的会开枪、拆装枪支的女战士,在那时就与解放阵线的主要军事领导人萨莫拉·马谢尔相遇相知。

1975年莫桑比克独立后,萨莫拉·马谢尔当选总统,同年与格拉萨结婚,格拉萨同时成为该国独立后的第一位教育与文化部长,当时,她年仅30。

198610月萨莫拉·马谢尔去赞比亚出席一个国际会议后返程途中专机失事,与同机24名随行人员全部遇难。

从战斗中成长的人,都有着非一般的韧劲和战斗力。丈夫的空难始终是谜,至今无法解开,格拉萨很长时间都沉浸在悲痛中,但她明白还有更多的事等着她去做。

格拉萨组建了基金会应对贫困问题,并长期、持续地为难民儿童的境况、贫穷的女童、童婚等呼吁,做了大量的工作。1995年,联合国向人道主义者格拉萨颁发了南森难民奖,这个奖项是为唤起民众对难民的关注而设立,每年颁发给在难民工作中有卓越贡献的个人或者组织机构。

格拉萨从没忘记非洲的儿童、妇女、尤其是女童曾经和正在经历的命运,她所作的努力不仅让世界看到了她的光芒,她也用自己的光芒照亮着那些需要帮助的生命。

她是现任世界卫生组织孕产妇、新生儿和儿童健康伙伴关系的主席,积极倡导保障妇女儿童权益;她设立了格拉萨基金,关注女性经济与金融、教育 、结束童婚、食品安全与营养,推动民主和良政。

她曾说,“我们要确保让全世界都知道,女孩与男孩有着同样的价值。”

 

在非洲,我遇见过不少女性政治家,她们爽朗、自信、具幽默感、演讲起来底气、中气十足,气场全开,她们热爱自己的传统文化,每逢重要会议或仪式总是穿着传统服装出席,她们互相称赞衣服如何美丽,也在议会上陈述自己的观点,参与重要决策的讨论和制定,影响着这片大陆的发展进程。

 



推荐 18